澳门永利网上娱乐

小城故事

发布时间:2020-02-14 所属栏目:散文

入春第一场雨悄无声息地进入这座江南小镇,丝丝如线,剪不断,缠缠绵绵,夹着凉凉清风。

青瓦白墙,烟柳画桥,蜿蜒青石小巷,乌蓬渡口构成一副静谧唯美画的卷,藏不住寂寞哀愁。多久,是一位结着淡淡哀愁的姑娘撑着油纸伞无数次走过青石小巷伫立渡口凝望。没有人知道她是谁,叫什么,打哪来,在等谁。只知道每年入春第一场雨她一定在渡口撑着油纸伞眺望,深邃的眼深不见底,如一潭秋水。十年?二十年?三十年?……或许更久,久到已经记不清了,只知青丝换白发,期待成习惯。

三月桃花满枝丫,映染山间十里红,清风扰风情,桃花乱落如红雨。蓦然回首,谈笑浅彼间,已是万劫不复。相遇是意外,相识欣喜,相知倾心,相爱是劫。若那日桃花没有那么红,遮了眼是否会有不一样的结局?若身处太平盛世是否会相守到老?“小姐,那位公子一直盯着你”“少凭嘴,哪有”“看,他走过来了耶”陌上人如玉,公子世无双。是柳嫣然第一眼看到君莫的感觉。剑眉星目,鼻若悬胆,长身玉立,一身军装,更显得容貌甚伟。“桃花赠佳人,人比桃花艳。在下君莫,不知小姐芳名” “柳嫣然” “果如嫣然一笑便倾城”嫣然浅笑花失色,点点殷红乱君心。

戏台上的戏子吚吚哑哑唱着,演着生离死别。梨园坐满达官显贵。“难得君公子来看戏,稀客啊”“看来君某今后得多来”。戏里戏外每个人都扮演不同的角色,演着各自的戏。“柳小姐,我们又见面了” “君公子”君莫依旧一身军装,柳嫣然却是一身戏子打扮。柳嫣然是梨园出了名的戏子,君莫则是北平知名军官。“柳小姐,可否赏脸陪君某”“很是荣幸”柳嫣然浅笑。不知什么时候起,每到柳嫣然出戏台下总有一抹显眼的军装,台上台下两双眼时常偷瞄对方,交汇是一道深情的目光,已是惊涛骇浪。台上的戏刚开始,台下的戏就已落幕。

月光倾洒,柳枝摇曳,湖中游船,船上两人相依偎天上人间得一心人夫复何求。

“嫣然”

“君莫”

“嫣然”

“君莫”

……

“君心悦你”

“嫣亦然”

1937年夏,比往年更热,干燥的空气压抑着每个人的心口。一夜间梨园冷清了几许,人心惶惶,卢沟桥事变爆发。

君府,柳嫣然目送君莫。“君莫此去一切小心,我等你”柳嫣然扯出一抹笑容,君莫搂着嫣然手臂不觉加紧张开口欲言又止‘勿念’两字硬卡在喉咙。刺马长鞭而去留下一场烟尘,嫣然毅然转身流下两行清泪。十天过去,柳嫣然收到君莫第一封信,信纸上两字‘安好’所有的坚强在这一刻崩溃,泪如决堤的洪水不住往下流。战事越来越紧,北平的情况越糟。君府,许多下人已离开逃离北平。有人劝她赶紧走,她报之一笑“我等他”,弱小的肩膀硬扛着硕大的君府。自上次收到君莫的信已是三个月前,多少次在深夜对月寄情也只有在深夜才能卸下伪装。

11月中旬嫣然被君莫暗暗接到江南小镇。再见到君莫他瘦了好多却更加刚毅,心痛,忍着泪,君莫仅陪伴嫣然一天,又离去。没有太多的挽留她依旧对他一笑“我等你”,他依然抱着她。眼包含太多的不舍太多无奈,最终化为一阵沉默。他说他喜欢看她穿旗袍,那样的她很美,从此她的衣柜里只有旗袍。

走过多少春夏秋冬,看过多少悲欢离合。嫣然收到君莫的信,时间间隔越来越长从最初的两个月到一年到如今三年来未有他的任何消息。她知道他忙于战事。1942年2月嫣然收到君莫寄的信,他说三月春雨时,君当归。江南烟雨总是那么缠绵。渡口边嫣然等了一天,看到船只一次次燃气希望又一次次熄灭。

1942年4月君莫被调到衢州支援16师,坚固守卫衢州机场,5月底日军已是做好准备猛攻衢州,6月3日日军开始出动空军,在此之前86军军长早已经逃走。6月5日,君莫所在的军队早已被敌军团团围住。

“帮我把这封信交给嫣然,就叫她不要等了”

“君莫!”

“我掩护你,你快走,记住叫她不要等”说完冲出去点燃身上的炸弹奔向敌人“嫣然君莫此生负你”。这是他赴死前唯一对她想说的话,终究还是负了他,烽火四起,浓烟滚滚,他消失在黑烟中。

年复一年,每年第一场春雨渡口总有那么一位女子撑着油纸伞穿着旗袍在眺望。

人们说她在等人,她笑,我在等谁?我可以等谁?手里泛黄的信纸上赫然写着“汝见此书,君已去,勿念!”

我等谁

等什么

我等——

一份执念。


版权声明:本文内容由网友上传(或整理自网络),原作者已无法考证,版权归原作者所有。61k阅读网免费发布仅供学习参考,其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

本文标题:小城故事
本文地址: http://www.colourfulgz.com/1251660.html

澳门永利网上娱乐| 精彩专题| 最新文章| 热门文章| 苏ICP备13036349号-1